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evannalynchfan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唐伯虎虎啸山林图搞笑网友评论》最新章节。

一声冷哼打断了二人想要发声求援的念头,钟道临面无表情的盯着二人,双目寒光一闪,摇了摇头道:“罢了,现在不逼你们,也顺便让两位有时间想个明白。此次前来,钟某并非只为翼链,更不想为了翼链妄动干戈,看在当年相识一场的份上,我便再给两位一天的时间,明天紫日升起前,要么将翼链交出,要么风翼一族从此除名魔界,绝无第三条路可走。”

钟道临说话间便与风行风疾两兄弟错身而过,大步朝风翼峡谷内走去,头也不回的扬声道:“一日时间,风菁或许能够赶回,一念之间便是生死两相别,两位慢慢斟酌。”

说罢,钟道临伸臂朝身前虚劈一掌,刺目的白光突然顺着肉掌划空的轨迹中射出,一道仿佛撕裂空间的裂痕,逐渐在钟道临身前的虚空中闪现,从中射出的强芒夺人双目,裂痕也越扩越大。

大步前行的钟道临无视眼前逐步龟裂扩大的裂痕,就那么跨步迈入其中。

风行风疾两兄弟就见半空刺目强芒暴闪,忍不住闭上双目,再睁眼望去,骇然见到原本在虚空中龟裂的光缝与钟道临同时消失无踪。

山风吹过,二人眼前直至峡谷深处的地表空空如也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赤红色奠穹之上,浓重的乌云翻滚积聚,咆哮下压得黑色云团中青芒电光不时乍现,鬼哭神嚎的狂风夹杂着一阵阵轰隆隆的闷雷声响,从干裂的褐色地表上刮来卷去。

地面上无数块拳头大的碎石土块,在一阵“嗵嗵嗵”的剧烈碰撞声中,被强风从地上卷起搅碎,化为一蓬蓬土尘,被飓风转瞬带远。

“咔嚓!”

一道青色的闪电猛然从云层中穿出,眨眼怒劈入地,一阵电芒飞逝,被雷电劈中的那块地表碎石纷飞,土岩崩溅,顿时现出了一个焦黑色的深坑。

本该被导入地下的雷电,不知为何却围绕着坑沿噼啪作响,炸出了朵朵电花,圆坑的正中忽然出现一个不停旋转的青光电团,如银河般扭动悬臂,越转越快。

四周的土石受到旋转电团的吸扯力影响,接连被无形的力道拽离地面,螺旋升腾而起,一片飞沙走石中,接连被漫卷上天。

蓦的,一声龙吟般的清啸响起,旋转电团中心一点猛然暴出强芒,虚空中无数颗粒,聚沙成塔般的快速合拢,先是扭曲出现的一个头颅脑骨,接着尘埃般的白色颗粒瞬间组成了全身骨骼,无数血管凭空绕骨而生。

不等肌肉开始覆盖全身,逐渐现出原形的钟道临突然伸开双臂,虚摁旋转气团的圆周两边,狂吼一声,双掌逆向全力合拢,“啪”的一声暴响,被外力挤压而无处宣泄的气团,受不了如此正反力量的,轰然碎炸。

钟道临也没想到穿越时空的能量,居然一下子破坏了此处的平衡,引来了雷电,越转越快的雷电气团差一点便将自己的肉身搅碎,不得不耗费大半灵元断然出手。

刚轰碎气团,钟道临便一头朝后,仰天栽倒,无力瘫卧在了一片片飘落的光雨中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任凭如刀狂风从脸上割肉般的刮过,灵力已尽枯竭的钟道临仍旧死狗一般当卧在地,别说是起来打坐调息,就连动一动手指尾的力量都欠奉,同时心中一阵后怕。

几次穿越时空,钟道临本以为自己对阴阳两极力量的掌控,早已经炉火纯青,万没想到会遇到这种自然之力忽然介入的情况,比起自然界狂暴无匹,变幻莫测的能量,自身气机与之相比不过是蚍蜉撼大树。

如果不是自己苦修的“阴阳五行符咒”之中,有着与自然界神秘一点,遥相呼应的本源力量,恐怕就是刚才的一个不注意,便会肉身成灰,魂飞魄散,任你是梵门生佛,还是大地散仙,比起日月运行,星辰斗转的力量,渺小如银河之沙,稍一忤逆便必是有死无生之局。

钟道临一边感受着灵元慢慢恢复,逐步复原的肌肉表皮,所带来的麻痒感,一边分出一股意感内视奇经八脉,十二正经与五脏六腑的损伤。

不多时,双目紧闭,紧锁五识的钟道临,肉身便不受力似的缓缓离地,漂浮而起。

正在用天眼内视胆肝心脏的钟道临,体外不由自主地透出了朦朦胧胧的淡青色光晕,肉身渐渐平躺于空。

紧跟着,当钟道临将神觉移至肺脏,半空中的肉身自主地转了半圈,侧身上下漂浮不定,变成了卧佛之态,体外青光渐渐隐去,开始发出了一阵淡白色光晕。

当钟道临神觉隐于肾脏与骨骼,本是侧卧着的肉身蜷曲着在半空抱成一团,成了婴孩在母体内的混沌之态,淡淡的黑气围绕着朦朦胧胧的紫光透体而出。

钟道临神觉绕紫府,破十二重楼,入泥丸宫,冲霄百会,登天拜斗,灵台顿时一片清明,忍不住暗暗欣喜,只要心、脾、肺、肾、肝、骨、骼、筋、脉,膀无大恙,就不用再次耗费灵元重组肉身,剩下的肌肉表皮毛发等不过是后天血肌,动不了根本也便无须在意。

果然,当钟道临神觉从百会退去,经过太阴脾经,最终隐于紫府之时,本应闪出的土属性黄色光晕,却成了逐渐黯淡下来的灰色,原本蜷曲抱团的肉身也不由自主的朝地面落去。

整个行功过程起于有心,终于无意,当钟道临肉身触地的时候,其五识便已然归体,同时苏醒过来。

钟道临心中一叹,虽然对脾脏与肌肉受创严重,大为不满,却仍保持着肉身触地时的姿势,动也不动,争取每一分疗伤的灵元不被多余的动作消耗。

听着耳旁响奏不停的呼啸风声,感受着地表的冰凉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片麻痒感传来,钟道临心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躺在地上稍微活动了一番手脚,觉得无恙后便翻身而起,站了起来。

原来穿在身上的长衫早已不知去向,地上除了一个乾坤袋外,便是静静躺在边上的那把虚无之刃,钟道临转头朝四周看了看,仍旧是当年关伊分身飞升后留下的那一片鬼蜮,反正此处无人,钟道临干脆将乾坤袋朝手腕上一系,右手提着刀,光着屁股,抬步便走。

伴着耳畔时刻鬼哭般飘过的寒风,走过几处绵延起伏的丘陵地,在钟道临眼内终于出现一座三十多丈高的风蚀沙岩,绕着山岩走不多时,在沙岩山的山腰处,便赫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无底洞一样不停吸纳着外来的强风沙尘,也不知为何至今没被砂石填满。

钟道临只是大略看了眼洞口的环境,便腾身而起朝洞内窜去。

双脚刚一落地,一阵阴凉刺骨的寒风就迎面扑了过来,以钟道临的修为也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寒毛根根竖起,暗道一声:“邪门!”

要知道,就算在三九的大寒天,冰封雪冻的北地冰原,都不见得能让如今差不多已经成了大地散仙的钟道临生出冷的感觉。

这方一进洞便感到冻的有点邪乎,一下子引起了钟道临的警觉,可当他的灵觉延伸而出,探查周边环境数遭之后,除了阴冷无匹的森寒感觉越发强烈,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得出一切正常的结论后,钟道临非但没有掉以轻心,神态反而凝重起来,食指曲弹,朝身前虚处一点,轻吟道:“七星律令,辐辏轮转,六畜妖灵,爻虚现形,赦!”

咒言方毕,右手握着的虚无之刃猛然颤动起来,“叮”的发出一声刀鸣。

一股冰彻刺骨的寒气,随着咒言的皋喝灌胸而来,方一接触到密咒的音场,便在与咒言的共振间化作一股凶猛澎湃的煞气,洪水决堤般朝钟道临扑来。

钟道临大骇,没料到自己祭出七星咒,非但没有逼迫妖孽现行,反而被这股力量利用起来,同时心存疑窦,察觉到了某种使他感到熟悉的气息。

“乾坤无极,阴阳互转,分!”

钟道临一声清喝,两脚突然蹬地窜起,身体在半空中陀螺般旋转起来,头前脚后成一直线,不退反进,一掌朝前推去。

透掌而出的气浪瞬时在身前结成气盾,刚一迎上洞内卷来的阴风便发出一声巨木碰撞般的闷响,被钟道临身体疾速旋转而抛离的道道煞气,着洞壁,尖啸着朝外卷去。

堪堪躲过这道反噬而回的煞气,钟道临毫不停留,四肢并用,壁虎般贴着洞壁游走,快速的朝洞内窜去。

风洞之中,干燥异常,刚刚进洞时还是光线略显黯淡,行不多久,周围越来越黑,渐渐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。

贴壁爬行的钟道临,慢慢融入了洞窟中黑暗的环境,只有那银芒闪烁的双瞳,越发亮了起来。

不知道是因为当初融合了古莱的血液,还是自从被虚无之刃内的邪灵占据了肉身,钟道临每当行功的时候,原本清澈的双眼便会蒙上一层赤红色的邪光,在黑暗中看来却是一双诡异的银瞳,眼神中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人类感情,阴狠邪异,冷漠异常。

这座高不过几十丈的沙岩山,从外面看来占地不大,可等到钟道临在洞内拐了十几个弯,才发觉洞内九曲十八弯的甬道,大多是朝下方延伸,一直深入地下,也不知道洞内的风,究竟是从哪里吹来的。

甬道有曲有直,有大有小,大的甬洞能让五人并行,同时伸展双臂也触摸不到洞顶壁,小的甬道甚至要钟道临缩骨才能钻入,拐过不知第几个弯道,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再一次出现在了钟道临心头。

钟道临加快速度,因甬道的逐步扩宽,干脆矮腰贴地而行,原本黑暗的环境,也渐渐被洞壁上闪烁着的微弱荧光照亮。

又是一个弯道,等钟道临从甬道转过身形,一直迎面刮来的寒风忽然消失无踪,眼前豁然开朗,看到的是一个石笋倒立,无数岩柱错节盘起的洞窟。

洞窟顶上五颜六色的钟乳石,布满诡异的荧光,晶莹剔透,闪烁着各色彩光的水滴,顺着石笋滴滴答答流下,在洞室底部汇集成了一处水潭。

只见在水潭边上,错落有致的摆放着石桌长凳,甚至还有些锅碗瓢勺一类的厨具,明显是有人居住,奇异的在这个深入地底不知凡几的洞窟生活。

如果这已经够让钟道临疑惑不解的话,那么等他看清楚了,此时正在长凳上端坐的那两人,则是大吃一惊,双眼不由自主地越睁越大,竟然一时间愣在当场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唐伯虎虎啸山林图搞笑网友评论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青春故事一往事随风

费虚

穿越之买个相公当米虫

懒得翻书

带着仓库重生

妤简

武驭苍天

一只酸梅子

剑三奇遇虎啸山林奖励

猫三生

穿越黑棺

清风潺潺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